小说网 > 冒牌干部 > 第五卷, 市府风云 第一千十九章,破案!
    到了现场,穿着警服的领头男子,约莫三十岁,一米八个子,肤色黝黑,体型结实,穿着警服站在前头,威风凛凛,见到君汝后面拖着个杨子轩便不高兴,说道,“君汝,你这是去哪了?我们来广陵可不是玩乐的。.”

    杨子轩有些讶异,看来这领头警官的身份不简单,还敢这样不留情面训斥梁君汝。

    “不说这些了,我们先去案发现场看一看。”君汝不是很在意他的态度,杨子轩留意到他的警服,从肩章看,是个处干,而且应该是副处,这么年轻便是处干,在省厅应该颇有权势,显然能够和梁君汝分庭抗礼的人物,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对了,子轩,忘了给你介绍,这是我们专案组的负责人之一,张诚同志。”君汝向杨子轩介绍张诚。

    介绍有先后,就有亲疏。先介绍杨子轩,自然是和杨子轩亲。

    张诚在杨子轩身上转了一圈,就不再看杨子轩,也不想去了解杨子轩身份,杨子轩伸出手要和他握手时候,他假装没看见,语气缓和下来对君汝说,“据说会有省里的媒体过来报道,省厅领导刚给我电话,让我们及时破案,别搞得人心惶惶的……”

    说曹艹曹艹就到,梁君汝和张诚说话瞬间,就有大批记者风尘仆仆的过来,摆好采访调查的姿势,把话筒递到了君汝面前,“梁警官,据说广陵又发生了一起命案,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情况吗?”

    梁君汝瞥了身边的张诚一眼。有些尴尬说道。“我也是刚赶过来。张诚同志或许对现场更加了解……”

    张诚没想到面对媒体这个烫手山芋瞬间就到了自己身上,只能对着镜头,调整好情绪说道,“这是一起自杀案件。没什么好介绍的。各位请回,待我们调查清楚,自然会公而告之。”

    “自杀案?张警官,请问这是确定了的吗?”一个记者急速问道。

    张诚点了点头,“根据现场的勘测。这是自杀没有错。”

    在没有明确的其他线索之前,定姓为自杀案,是最安全的。

    另外一个记者提问,“既然是自杀案,为什么还需要省厅牵头调查呢?据我所知,这段时间,全省出现了多起类似的自杀案件,是这怎么看起来像是连环犯罪案件?”

    杨子轩听着这个记者话语熟悉,仔细往那记者人群中看了一眼,便发现了一身女式西装。小脸冻得通红的梵清丽。

    这妮这妮子还真是敬业。

    梵清丽也注意到了杨子轩,两人目光在空气中对接了一下。便移开了。

    张诚显然被梵清丽问得怕了,他生怕这些记者乱报道,造成重大社会影响,人心惶惶,那他破案压力就要骤然加大了。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张诚勉强挤出了一点微笑,说道,“这位记者女士真是幽默,怎么可能是连环犯罪了呢?目前一切证据都说明,这些人都是自杀,根本找不到被谋杀的动机,原因,证据,线索……”

    “不可能,我丈夫热爱生活,天姓乐观,怎么可能自杀,你撒谎,一定是谋杀,一定是谋杀!你这些狗腿子,就想着快速结案,却不肯耗费精力去调查精力,我早就看穿你们了,只要你们一曰不破案,我就天天到省厅去闹……”

    旁边一个妇女,突然指着张诚鼻子破口大骂,现场一阵搔动了,骂着骂着,这妇女突然晕厥过去……

    “真是乱得一团糟啊。”

    等指挥人马把那妇女送到回她家里休息,君汝才对杨子轩苦笑。

    杨子轩和君汝,在妇人家里,兜了一圈。

    “怎么样,有发现吗?”君汝也在仔细观察这个受害者的家庭情况,这是一个小康家庭,各类电器十分齐全,巨大的婚纱照挂在厅内,十分幸福温馨。

    “有点!”杨子轩到受害人房间观察了一会儿才说道,又扭头朝君汝说道,“我跟你去看看现场?”

    妇人已经醒过来,见到君汝和杨子轩要走,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两位青天大老爷,一定要给我家那口子找出真凶,他人心肠好,没什么仇家,家里工作也没太大压力,根本没有自杀的可能。”

    杨子轩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家那口子,在事发前,是不是出了趟门啊?”

    “他经常需要出差,出门很正常。”

    “我们还是到现场去看看。”杨子轩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张诚大众场合被骂,心情不好,见杨子轩跟梁君汝有说有笑走了过来,先气了三分,见到杨子轩想要进入案发现场,冷声道,“你是什么人?别这是警方严格保护的现场,你没有资格进去……”

    杨子轩冷冷一笑,停住了脚步。

    君汝蹙着眉头,说道,“张诚,他是我好朋友,信得过的。”

    “信得过?信得过也要讲纪律!”张诚更加不爽。

    “张诚同志,那你这么怕我进去,该不会是怕我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就你?”张诚像是听见了最好笑的笑话,指着杨子轩鼻子,笑得发抖,“你以为你是谁啊?”

    “你跟我进去,出了什么事,一切责任,由我承担。”君汝以为杨子轩是对案发现场好奇想进去看看,当即说道。

    杨子轩看着君汝护短样子,心头一阵一阵暗爽、张诚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冷哼一声,“你要是进去一点用都没有,还破坏现场,我必然会追究你的责任。”

    张诚带着两个警员在前面带路了,到了案发现场三楼。

    三楼是一个废弃房子,四周还没装修,窗户洞开,赫然看见一人,仰面倒在地板。

    君汝蹲下来查看了一下四周环境,才把目光投到死者身上。

    杨子轩站在窗边看了看,长叹一声,“今晚真是烟花灿烂,这里四面开阔,风景不错。”

    张诚对他厌恶到极点,厌恶说道,“都死人了,你却在看风景,你这个人也够冷血的……”

    杨子轩见众人脸色难看,忙干咳几声,假装糊涂,“我好像说错话了?”

    君汝没好气白了他一眼,表情又娇又媚。

    杨子轩蹲在死者身边来来回回看了几眼,又站了起来。

    “毫无疑问,是自杀。”张诚见他故弄玄虚的来回查看,像专业刑警一样,鄙夷说道。

    君汝也没指望杨子轩看出什么个子丑寅卯来,她也认同张诚的说法,这是自杀。

    不过自杀动机太让人捉摸不透,根据他家人说法,死者天姓乐观根本不可能是抑郁症。,更要命的是,这个人,也是服用过量的安眠药,和之前几起案子的受害者如出一撤。

    “你凭什么说是自杀?我倒是和你的看法恰恰相反,我认为他是被谋害的。”杨子轩手指着天空,朗声说道。

    “哇众取宠!我们警察在调查案件时候,每说的一句话,都必须是有根据的,你呢,你说话就像是狗屁。”张诚更加视杨子轩是个纨绔草包。

    “是不是哇众取宠,听我解释一下。我刚才和君汝去过他家里。从他的住房可以看出,从他剃须刀喜欢放右边的人,由此看来,他是个左撇子,但是他现在喝安眠药的水杯,却被放在右边,死死抓住的安眠药瓶子,也在右手。这绝对不是一个左撇子的习惯,很可疑。”

    张诚脸上浮起不可置信的表情。

    “有人想伪造自杀的假象,只是没预料到这点。”杨子轩微微一笑,“他是左撇子。”

    “那你说他不是自杀,凶手呢?抓不到凶手,我们还是智只能定姓为自杀,不可能因为你一句猜测而改变。”张诚脸色沉了下来。

    杨子轩朝君汝问道,“我可以请多一个人进来吗?”

    君汝点了点头,“只要对破案有帮助,我现在都被这个案子弄得头痛死了。

    很快,杨子轩让一名警员把梵清丽请了进来。

    梵清丽一头雾水,看着君汝,又看看杨子轩神色复杂,说道,“你叫我进来干吗?”

    “也没什么,想问问你知道今天各地天气情况吗?”杨子轩缓缓说道。“清丽你可是我市的天气预报主播啊……”

    “省内天气情况,我大概都记得,你问。”梵清丽好笑,想起了以前。

    “对不起,我打断一下,敢问这天气和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如果没什么关系,我想请这位记者女士出去……”张诚认出这个梵清丽正是刚才给他难的那个女记者,气不打一处来。

    “当然有关系,而且有着重大关系,”杨子轩微微一笑,双手负着在身后,问梵清丽“今天哪里下过雨,今天下午之后的?”

    “今天全省天气普遍良好,只有姑苏下个小雨……”

    杨子轩脸上一喜,朝君汝说道,“那谜底基本出来,凶手多半是姑苏人,或者和和死者在姑苏见过面……”

    君汝半信半疑,突然说道,“你都没去过姑苏,怎么能够这么快判断呢?

    “他告诉我的!”杨子轩指了指地上的受害者。。)

    〖零零中文 www.00zw.com〗百度搜索“37zw”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