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冒牌干部 > 卷六 广陵风云 第808章,打脸要用力!
    “我们,认识吗?”

    杨子轩语气淡然的丢下一句,便重新融入了人群圈子里面去了。

    李世东脸上像是被鞭子狠狠抽打了一下,小腹痉挛了一下!

    太嚣张了!太狂妄了!

    李世东直接给杨子轩下了这两个定义!

    放眼广陵,即便是周立昌面对他的主动示好,也要说一句“很高兴认识你!”

    没想到杨子轩这个刚在广陵站稳脚跟的政府一把手,便敢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他!

    他做出一副倨傲的姿态,本来是想吸引杨子轩注意的,但是现在被杨子轩这种“冷漠”的态度激怒了!

    “李少”“李少,你别急着走,还有很多剩下的节目呢!李少!”

    杨子轩依靠着桌子,看着愤然离场而走的李世东,嘴角笑了笑:你算什么东西,还有资格给我脸色看?也不照照镜子!

    现场大部分人都认识李世东,见到杨子轩如此不给李世东“面子”,也暗暗吐舌头。一些心思细腻的人,甚至联想到杨子轩和李世东背后的势力,是不是已经交锋了,一些平时和李世东交好的人,心里也在暗暗审视着,是不是应该和李世东调整关系……“市长,是不是有点过了?”

    黄之君走了过来,她是了解李世东背后的背景,对杨子轩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李世东的行为,也看得一清二楚!

    “有问题吗?我为什么一定要给他面子呢?”

    举起酒杯,放到嘴边啜了一口,杨子轩唇边弯起了一个很大的弧度!

    黄之君叹了口气:哪有你这么儿戏的,就算你厌恶他,也不应该把厌恶写在脸上啊,笑里藏刀,背后捅刀子不是更好吗?

    “是不是觉得我政治很不成熟?没必要把厌恶写在脸上?”

    杨子轩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一样,让她心里一惊,急忙否认!

    “你心里肯定不认可我这种做法!觉得我背后捅刀子更好!”

    放下酒杯,杨子轩在原地伸了个懒腰,才重新说道,“你的想法没错,我的做法也没错!”

    “你看在场这么多人,都看到刚才我羞辱李世东的事情,估计等酒会一结束,就要在整个市内的上层范围内流传……”杨子轩伸手指了指周围跳着舞,喝着酒的人,大家像是旁若无人一般,其实都各怀心思,“他们中不少人,就会猜测我和李世东是不是有过节,其实我和李世东没过节,但一些小心谨慎的人,因为担心我会打击李世东,慢慢疏离的李世东的圈子……”

    黄之君似乎明白了什么,“您的意思是,你这样一出,是逼这些人站队?”

    “聪明!”

    杨子轩笑着说道,“等我和李世东今晚的过节传遍全市,我相信他圈子里面不少人,都会慢慢离开他,我要控制他,首先便要分化他的势力,孤立他……”

    黄之君再次深深看了杨子轩一眼,没想到一个“看似嚣张”的行为背后,隐藏着他这么多的斗争意图——自己似乎又有点看不清这个人的脸了。

    虽然有了李世东这样一个小插曲,但是丝毫不影响大家的兴致。

    自由交流下来的环节,就是小提琴独奏,杨子轩跑过去和曾静子这个伯克莱的高材生交流音乐知识,见识什么都长进了不少。

    “接下来就是吉他表演和独唱表演,为了增加和宾客们的互动,我想从我们现场的嘉宾中抽取一位上来表演,大家看这个提议怎么样?”

    陈意韵从刚才被李世东抓住的惊吓中跑出来了,主持酒会,也落落大方,声音清脆!

    她的话音刚落下,现场便是一片叫好!

    “为了公平起见呢,我现在请一位客人上来从这个箱子的请柬中抽取一个人……”

    陈意韵指了指黄之君,“就黄主任您来抽吧!”

    黄之君也不推辞,不怯场,大步流星走到台前,伸手抓了最上面一张,拿出来念了一下名字:杨子轩!

    刚念出名字,现场当即一片哄闹起来。

    陈意韵脸上露出了意思狡黠,箱子其实是她做了手脚的,无论怎么抽,都会抽到杨子轩,她对杨子轩总是一副心有成竹的姿态看得太多了,也腻烦了,才故意做一下手脚,想看看杨市长的窘态!

    陈意韵接过麦克风,笑道,“杨市长,既然是游戏,就要遵守规则哦,可不能以权压人,不上台哦!”

    杨子轩微笑的站起身来,哑然失笑:这个陈意韵真是不见到我的窘态,就不甘心啊!我偏不让你如愿呢!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杨子轩倏地的起身,曾静子在耳边眉开眼笑,“你行不行啊?要不要帮忙?”

    “你帮我弹琴伴奏吧……”杨子轩指了指旁边的那架钢琴,然后朝人群大声说道,“曾总说要给我做个助手,大家不会认为我这是在作弊吧……”

    谁会当面拂逆一个市长的面子,当然没人敢说不了!

    杨子轩走到舞台前,坐在一把准备好的摆放在舞台中间的椅子,朝曾静子做了个手势暗示开始。

    人群的喧嚣便安静了下来。

    “过去十八岁没戴表,不过有时间,够我没后顾野心贪玩,霎眼二十七岁,时日无多,方不敢偷懒,宏愿纵没了,奋斗总不太晚。然后突然金秋,看看身边,应该有已尽有,我的美酒跑车金表也讲究直到世间个个也妒忌,仍不怎么富有,用我尚有,换我没有,其实用尽所拥有。曾付出几多心跳,来换取一堆堆的发票,人值得命中减少几秒,多买一只表,秒速抓得紧了,而皮肤竟偷偷松了,为何用到尽了,至知那样紧要!”

    “劳力是无止境,活着多好,不需要靠物证,也不以高薪高职高级品博尊敬,就算博到伯爵那地位和肖邦的隽永,卖了任性,日拼夜拼,忘了为什么高兴……”

    嘶哑的嗓音,伴随写意的吉他弹唱,曲终完毕,杨子轩放下吉他,朝静悄悄的人群说一声,“此曲也算是应景吧,与诸位共勉……”

    陈意韵没想到杨子轩这个“官僚”还能弹一手好吉他,弹唱俱佳,本来还想看他出糗的,没想到倒是给了他一个表演自己“多才多艺”的舞台。

    黄之君还是第一次见到杨子轩放下自己的严肃面具,来表演这种东西,通常而言,不少官员干部都有点爱好,比如钟情古玩,字画,书法,文学,京剧,歌剧什么的,没想到这个杨市长对流行音乐倒是信手拈来,水平还一般,让她又不得不调整自己脑海里面,对杨子轩的固有印象。

    曾静子和杨子轩走下舞台,笑道,“实力不错嘛,现炒现卖,你做的调子和词?都算中上乘啊……”

    杨市长脸皮再厚,也不敢承认是原创了,也不能说是另外一个平行世界里面的,只能干笑几声挡过去。

    “市长,可是个明白人啊,你这词可是让我感触良多……”陈伯庸很应景的走了过来,晃了晃手上的“劳力士”

    “没想到市长正当盛年,便对人生感悟这么深了,市长有空,能不能抽个时间,给我们企业提个词什么的……”

    陈伯庸没等杨子轩回应,便又说了一句。

    “我的字可是拿不出手啊!”

    “市长这也太谦虚!”陈伯庸笑着说道。

    “我可是实话实说啊,不过如果陈总真的想要我的题字,可以跟我秘书约个时间!”杨子轩笑着说道,这个陈伯庸果然是个老油条啊,借题发挥的想和他亲近!

    “那就这么说定了,回头我联系一下李秘书!”

    陈伯庸有点喜不自胜,杨子轩越发在广陵展示他的强大的手腕,连他陈家在广陵的体制内代言人“李焕”都拼命往杨子轩面前凑,他如果还不赶紧和杨子轩搭上关系,那就真是后知后觉了!

    “希望陈总能够继续带领万冠集团为我市的经济发展大局做贡献,市里对于民营企业的政策一贯是持支持的,我希望能够这里看到一个各种企业体制百花齐放的局面……”

    陈伯庸闻弦歌而知雅意,知道杨子轩这一番话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想通过他这个市内民营企业的老大哥,是给全市的民营企业主吃一个定心丸——市里是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的!

    “市长的讲话精神,我回去一定给我的朋友们传达!”

    杨子轩恩了一声,陈伯庸便识趣的把话题引向了他身边的曾静子,“听闻曾总要在我市考察投资,我们万冠集团也一直想进电子行业,不知道曾总这几天能否抽空,指点一二?”

    “说指点就过了,我对陈总一手创建万冠集团也佩服得紧呢!”曾静子并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

    她现在还要和阳晨电子谋求合作呢,哪里来得及管万冠集团的事呢?

    酒会一直开到十一点才结束了,杨子轩和黄之君走到最后,黄之君从干洗房里面拿出杨子轩那件白色西装,交还给他。

    “怎么会在你这里呢?”

    黄之君便简单说了一下缘由,杨子轩也忍不住老脸上一红,“她衣服在阳台弄破,我借给她遮挡身子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