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冒牌干部 > 卷六 广陵风云 第702章,醋瓶子打翻!
    “我似乎是有眼不识泰山了,重新认识一下……”

    曲婷伸出手要和杨子轩重新握手,曲婷就算再怎么摆京官的架子,也不会对一个二十七岁的市长摆架子,谁知道这样的年轻人以后会走到什么位置呢?说不定过几年交流到京城部委,就成了自己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样的年轻干部,实在没必要得罪死!

    想到这里,曲婷对自己之前拿捏架子,有些懊恼了,这个杨子轩也真是的,有着这么显赫的身份,竟然说自己是个小干部,害的自己被蒙在鼓里,活生生的被笑话一番,想到自己刚才的那番拙劣的表演都落到杨子轩的眼里,还不知道杨子轩这个老同学日后会怎么看自己呢?

    曲婷有点患得患失,惴惴不安了……杨子轩笑了笑,“咱们七八岁就开始认识了,还需要来这么虚的一套吗?”并没有去握住曲婷的手,让曲婷有些尴尬,就知道杨子轩对她刚才的表现,有些芥蒂了……蔡震源没想到杨子轩和这两个女人都是老相识,而且看张洁眉目之间,尽是柔情,活脱脱一个陷入爱情泥沼里面的小女孩,不禁对杨子轩又嫉妒又怨恨!

    怎么好事全都落在这个混蛋的身上啊?

    蔡震源心头严重的不平衡,虽然杨子轩言语说话,都对他保持着尊重,但是他怎么听都像是在讽刺他的无能……“怎么不见君汝呢?你最近没和君汝在一起吗?”

    蔡震源见到两个女人围绕杨子轩,就想着如何搞搞破坏了,故意哪壶不提提哪壶的,把梁君汝抬出来,意图挑起两个女人对杨市长的愤懑,相信没有多少女人能够承受一个男人一脚踏多船的……杨子轩又会怎么不知道蔡震源的险恶用心,笑了笑,“回京城学习了,估计近期会回来工作,怎么?她没跟蔡市长您说?你们据说可是青梅竹马,这么重要的事,她事先没给你说?……”

    话里话外的,都是讽刺味道。

    蔡市长登时感觉到了强烈的羞辱感,不想继续呆下去了,朝曲婷和张洁告辞,就走了……“这个君汝是谁啊?”

    张洁有些敏感了,明显是个女人的名字,以女人直觉,她就感觉到,这个女人和杨子轩关系不一般。

    杨子轩干咳几声,模模糊糊的糊弄过去……曲婷用手搅拌了一下杯中的茶,知道了杨子轩的身份之后,就问起了广陵港的一些事,杨子轩笑着说道,“我们广陵港很多地方都不值得一晒啊……”

    “你这话,我可不信,明明是个大市长,却说自己是个小干部,你还有什么话可以相信的?看来我回到京城要对小学那帮子同学广而告之了,等你过年回京城,非要狠狠宰你一顿不可……”曲婷恨得牙痒痒的,“我们这班同学,混得最好的就是你了,而且远远把我们抛在后面,这顿饭,你非请不可啊……”

    杨子轩呵呵一笑,不置可否,曲婷也没继续自讨没趣的说下去,坐了大约一个小时,三个人才起身买单……刚站起来,没走出水立方茶餐厅,杨市长忽然感觉有一道目光射到自己身上,四处扫望了一下,没发现什么,有些奇怪,张洁问他在看什么,杨子轩疑惑的摇了摇头,正想放弃,忽然看到门外停车场一辆悬挂着罗浮省大名市车牌的小丰田启动……杨子轩对大名市的车牌可是记忆很深,他就是从大名市起家的,一瞬间,他就知道怎么回事,暗叫不妙,小跑出门口,那辆丰田已经开出了公路上面,车窗摇下,分明是林若水的那张祸国殃民的脸,戴着大墨镜,很有几分明星气息……“若水……”

    杨市长像是疯了一般跑出去,喊了一声,林若水却回头都没回头一下,车子越开越远,杨子轩便知道这次误会深了……自己刚才和张洁,曲婷这两个女孩子谈笑风生的画面,只怕都落入了林若水的眼里,林若水醋劲很大,这个杨子轩是知道的,只怕自己此时在林若水心目中的形象又差了几分……哎!

    这算是什么个事!

    想当年,自己因为在南湖经济开发区和张碧筱勾勾搭搭,被人通风报信给林若水知道之后,林若水差不多大半年没理过自己,电话不接,面也不见,这次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呢……一时,杨市长心头又患得患失了起来。

    “若水这次,只怕是来看自己,可惜啊……”

    杨子轩又一次懊恼自己处处留情,不节制了,打翻了醋坛子,还不知道怎么收拾,以前在罗浮还好,见面机会多一点,但是现在分隔两地,大家都是市领导干部,一般也脱不开身啊,这个误会大发了……杨子轩拨通了董长麒的电话,让他查查最近是不是有罗浮大名市的考察团过来考察,董长麒办事效率很高,很快就给杨子轩的答复,说大名市市府班子这几天确实到梁溪考察港口建设的事项,学习梁溪搞港口的经验……杨子轩感谢了一番,恨不得立刻就飞去梁溪,和林若水接上头,解释清楚。

    等回头看到张洁和曲婷追上来的身影,杨市长又叹了一口气,还能怎么解释呢?自己确确实实,惹了一身情债,难道要自己对林若说发誓放弃其他全部红颜知己,杨子轩也自觉自己也做不出来这样的事啊……“发生什么事了?”

    张洁胸部一起一伏的跑到杨子轩身边,眼神里面满是焦虑,杨子轩心头蓦然有些感动,这个女人是真爱自己的,自己呢?

    “没什么,以前在罗浮的一个同事,没打招呼就走了,估计见到我了……”

    杨子轩描述得轻描淡写的,但是张洁知道事情绝非如此简单,但是没深问下去,有些事情,问得太详细,反而让自己失望和徒增伤感了……至少现在不闻不问,还可以做这样一个少女梦想不是?

    张洁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沙漠中的鸵鸟,把头深深埋到沙子里面,天地如何,都与她无关了!

    这或许也是一种偏执!

    曲婷打破了僵局,说要到广陵去看看,顺便看看广陵港,杨子轩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车子行驶到了金京到广陵的高速公路口,刚下高速公路口,就开始坑坑洼洼了……“乡下地方,可没有京城交通那么方便……”

    杨子轩自嘲笑道,车子在颠簸中行驶。

    曲婷倒是看出了点门道,笑道,“估计我下次来,这条路能修好了吧?你的眼光倒是不错,知道从市区驳接一条高速公路到这条市际高速!”她看得出这条路正在翻新,估计是杨子轩上任之后才搞。

    交通是地方发展的关键和瓶颈,杨子轩肯花大力气这样自费搞一条小高速,说明杨子轩也是眼光独到之人。

    “市里面没钱搞高速,这条路三年前就立项了,但是配套资金一直都没到位,还是我上任之后,去京城财政部哭爷爷求奶奶才跑下来的资金,你们这些京官也要多多体谅我们这些地方官的难处,要是没把这笔钱跑下来,我们广陵发展至少要延误几年啊,所以我在市里面开会,也说了,这条路,就是我们的全市的命根子,是驳接我们市区和省内高速的黄金大道,就算是日夜抢工,也要给在一年之内完成通车……”

    曲婷看着开车的杨子轩,听他说自己在广陵搞发展的事迹,心里慨叹,体制也真是锻炼人,才几年时间啊?当年那个痴痴呆呆的小学同学,就成为了一方铁血诸侯……本来杨子轩的意思是要在市酒店宴请曲婷和张洁的,但是曲婷说晚上要赶回去金京和计委考察团队会合,不能在广陵过夜,杨子轩也只能作罢,刚想出发去港口,宋静聪就来电话了。

    “市长,经开区的失地农民已经开始在经开区政府门前汇集了……”

    杨子轩心头一喜,自己的计划开始启动了,叮嘱宋静聪一定要看好现场,既要让这些失地农民形成一定的声势,又要防止出现伤亡事故和流血冲突……“要不要立刻让公安局出动警察和武警到现场维护现场秩序?”

    “不!你按兵不动,时刻注意时态动向,让电视台跟进现场采访,有什么突发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但是市长,我担心如果不出动民警和武警现场维护秩序,怕是现场会失控,那就适得其反了……”

    杨子轩摇了摇,说宋静聪多虑了,“经开区发生这一件大事,可以说影响的不仅仅是经开区班子,还是我们市府市委班子,现在有些人只怕比我还急呢,我又何必当这个出头鸟呢……”

    宋静聪想了想,眼前一亮,不禁叹服杨市长的手腕,笑道,“确实如此,那我们是按兵不动,等市委领导下令调集武警进场维持秩序吗?”

    “这是一方面,另外你还要注意向省府及时汇报这件事,我们市府必须要拿出一个敢担当的态度,不能捂盖子……”

    “啊?”宋静聪没想到杨子轩竟然想把这件事捅到省府上面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