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冒牌干部 > 卷五 省纪委横走 第562章,狗急跳墙!
    把录音笔的外放旋钮旋转了一下,把声音调大声,就可以清晰的听到了录音笔内传出了一对男女的对话!

    录音笔对话不短,断断续续的有十几二十分钟。

    小礼堂的空气随着这对男女的对话变得凝结。

    除了尚宾宜之外,不少常委的脸部表情都是一直不变的严肃,尚宾宜的脸部表情,最是丰富,从最初的好奇疑惑,到凝重,到黑沉,最后是尴尬。

    毫无疑问,在他发言之后,孙清云才拿出这个录音笔,是预谋好的。

    目的无非就是让他尚宾宜的颜面扫地!他事前声嘶力歇,严厉的指责杨子轩怎么损害党政部门的形象,现在都成了一个最大的笑话。

    尚宾宜这次算是在常委会上面颜面扫地得无地自容了!

    尚宾宜不打算去质疑这个录音笔内容的真实性,既然孙清云敢拿出来面对着全省党委领导班子成员的面前放这段录音,就表明这段录音是绝对经得起推敲和验证的,孙清云胆子再大,也不敢糊弄整个班子成员。

    事情的峰回路转,让尚宾宜和庄道贤之前的一迎一和的表演,变得无比的滑稽。

    “录音对话就这么多,我相信也不用我多说了吧……”在录音播放完毕之后,张伦十分符合事宜的说了一句话。

    尚宾宜脸上立刻一阵红一阵白。

    黄文清,张亚东和黄镇东是相视一笑,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对杨子轩落井下石,附和尚宾宜的话,不然也要成为一个笑话。他们都和杨子轩有过节,但是都能克制自己。

    尚宾宜现在已经完全下不了台了,也找不到下台的台阶。

    “我很痛心啊,同志们……”孙清云是快要退休的人,位高权重的他,发言,谁都要掂量一下,“我们的党员干部竟然就随便被人诬陷了……我不知道检察院拿出的那些所谓的证据,到底有几分是真的,但是至少目前看来这个人证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是在侮辱我们党委的智商……”

    “随随便便一个贪污犯的话,就可以当做证据,就可以把一个劳苦功高,甚至差点被犯罪分子枪杀的高级干部带走谈话,事先也不知会我一声……这会令多少干事的干部寒心啊……”张伦接着孙清云的话头,声音更加沉重,“如果我们的干部都这么没有安全保障,如果我们干部都可以这样随随便便的被检察机关带走,那以后还有谁肯用心去干事啊……”

    “尚书记,您是分管政法战线的,请问检察院在带走杨子轩同志之前,有没有向你做过汇报?”张伦话锋一转,就把矛头对准了五味杂陈的尚宾宜。

    这个问题很尖锐,尚宾宜必须要做出一个抉择。

    如果他答没有,就意味,他把责任都丢到了方伟这个检察长身上,方伟就要接受省委的怒火和承担全部的责任。

    如果他答有,那就是他要承担很大一部分领导责任!

    杨子轩这个案子,因为有了这个录音笔必然要作为冤假错案来翻案,但是翻案过程中,这个责任谁来承担,就是个问题了。

    “没有!我不知情!”尚宾宜在简单的衡量了一下之后,拿出了一个十分简洁的答案。

    “很好!”张伦淡淡笑道,眼神从尚宾宜身上移开,掉头转向周驰坤,“书记,我觉得可以下结论了吧……”

    周驰坤点了点头,“这个证据好几天前,石峰信同志就交给我了,好几个同志事先都听过,也经过司法鉴定确实是孙灿本人的原话,那么基本可以肯定检察院在杨子轩同志所谓的渎职证据核实上面有很大的漏洞和问题,不排除存在检察院方面故意主动诬陷杨子轩同志的可能性,所以庄道贤同志,你以省委办公厅的名义发函,督促检察院立刻放人,并且由省纪委派人重新对田刚同志身上的瘀伤进行鉴定……”

    周驰坤是一锤定音,不过张伦并不打算就这么简单放过那些迫害杨子轩的人,毕竟杨子轩是省纪委的人,杨子轩被诬告渎职,对省纪委的形象也是大损,“我觉得这次所谓的渎职事件,对省纪委形象是一个重挫,严重损害我省纪委的形象,在舆论当中造成我们省纪委就是经常滥用私刑的形象,所以我决定向中纪委做一个报告,要求严惩这次造成冤假错案的责任人……我怀疑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冤假错案,而是一起蓄谋已久的企图迫害杨子轩同志的案件,检察院方面的行为有主动性……”

    周驰坤心里不悦,他不喜欢往上打报告的人,但是张伦党委地位极高,纪委也是业务独立的部门,虽然要接受同级党委的领导,但是和上级纪委的关系也是十分密切,他不能阻止张伦往上打报告,心里对方伟的印象更加差,在他看来一切都是方伟造成的。

    “一定要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周驰坤心里不悦,最后加了这样一句,让尚宾宜更加是心惊肉跳。

    讨论完杨子轩的事儿,接下来就是关于年底全省生产安全大检查的安排,但是因为杨子轩的事儿打前头,这个议题也只是一个走过场的程序。

    省委上面的决议和各个常委的发言,很快就传了出去,传到了正在足浴城享受着小妹口舌服务的方伟的耳朵,接到电话后,立刻站了起来,小妹一个措手不及,竟然把他下半身用牙齿弄伤了,方伟心烦,又吃痛,踹了一脚她,怒喝,“立刻给我滚蛋……”

    “怎么火气这么大?”给他打电话的是检察院主持工作的副检察长曹子里,他把常委会上面的决议给方伟传达,还着重点出了尚宾宜把责任全推卸到方伟头上这个段落。

    “有个苍蝇在烦我!”方伟脸色变幻,咬牙切齿,这对尚家父子还真不是什么好鸟,如果自己当初没那么贪婪,不接尚坤托人送的三十万,后来也不用被他们父子牵着鼻子走啊!现在出了事儿,诬陷的事情败露,就要他全部担责任?想得倒美啊。

    “那现在该怎么办?省委办公厅那边已经和我通过电话,勒令我们立刻放人……”曹子里声音怎么听都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他和杨子轩关系不错,但是当初直接把杨子轩从省纪委带走,是方伟下的令,他曹子里当时在下面地级市检查工作,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回到院里,知道才大吃一惊。

    曹子里尤其高兴的是,张伦向中纪委打了报告,中纪委多半会出面干涉,向中央检察机关施压,那么方伟的检察长位置就岌岌可危了。

    检察长的任命一般由人大常委任命,但是谁都知道,检察机关是垂直管理,省一级的检察长通常由上级检察机关检察长来提请任命,在人大通过,只不过是走程序。

    “放人吧……”方伟有些颓然的坐在沙发上面,他知道大势已去,他再负隅顽抗,得到的下场绝对是悲凉的。他只是痛恨尚宾宜临阵逃脱,把责任全部推卸到他身上,偏偏方伟有不能拿尚宾宜父子怎么样,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毕竟还是工作事故,他方伟顶多就是保不住这个检察长的位置,被调到一个闲职而已,如果他要报复尚家父子,那么必然要把那些尚坤行贿他的钱吐出来,结果是两败俱伤。

    不过不代表方伟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了,从足浴城出去之后,方伟立刻将当初尚宾宜亲笔批示抓杨子轩的文件,连同报告,呈递省委和上级检查机关各一份。

    你尚宾宜想完全推脱责任?门都没有!

    方伟当初还是留了一手的,当然捉杨子轩之前,他就非要尚宾宜亲自做了一个批示,无非就是害怕尚宾宜推卸责任。

    尚宾宜当初以为这次铁定能拿下杨子轩的,所以也不吝惜做一个批示,签一下名,没想到这一签,反而成为了他担负有领导责任的证据。

    收到方伟这份报告之后,周驰坤很快约谈了尚宾宜,把方伟这份报告放到他面前,冷冷说道,“宾宜同志,这是怎么回事,你在常委会上面说方伟没向你汇报过,偏偏你又有批示,你的话前后矛盾啊……”

    “你是想推卸责任吗?”周驰坤声音越发寒冷,但是心里大乐,方伟的这份东西对他来说太重要了,只要他手里压着这份东西,就不怕以后尚宾宜不听话。

    尚宾宜是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厅厅长,算是很有实权的一个人,但是周驰坤一直无法控制,因为尚宾宜一直都和庄家走得很近,直接就是庄家的代言人。

    现在总算能够控制了,一旦这份东西公之于众,尚宾宜很容易就要担负起迫害厅级干部的罪名,政治前途算是玩完了,这辈子也只能止步于副部级了。

    尚宾宜后背凉飕飕的,他还是慢了一步!他没想到方伟竟然会消息这么灵通,常委会还没开完多久,就知道了常委会上面的各个常委具体发言。

    他不知道是曹子里在通风报信,在给方伟吹风,而曹子里的消息之所以这么灵通,是因为石峰信故意给他说的。

    所以方伟立刻狗急跳墙,把尚宾宜给咬紧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