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冒牌干部 > 卷五 省纪委横走 第561章,录音笔!
    “你这不是举报揭发,你这是在诬告!”陈灵摇了摇头,口袋里面的录音笔早已经打开了。

    “我就是诬告又怎么样?总之能够减刑就可以了……”孙灿冷冷说道。

    “人家和你无冤无仇的,你诬告别人,你的良心过得去吗?”

    “无冤无仇?如果不是杨子轩,我们会暴露行踪被抓?我们之所以被抓,都是那个臭男人……我早就想通了,我不得好过,他也不得好过。”

    “那你干嘛之前不攀咬他减刑,现在才开始攀咬……”

    “哼!说你们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就是见识短,之前我在纪委那边被审查,我咬他,那不是自投罗网吗?现在转到检察院这边了,没想到检察院里面还有杨子轩的仇人,我当然要好好给杨子轩头上装多几个罪名了……”

    “你是说检察院里面有杨子轩的仇人?”

    孙灿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脸上得意洋洋,诬告杨子轩,算是他的精彩一笔,“开始我也不相信的,我也不敢随便诬告,但是得知检察院里面有人也痛恨杨子轩之后,我才放着胆子去诬告,这里面可是经过一个很艰难的试探过程,说你也不懂……老子就算坐牢啊,高智商还是在的,以你的智商是理解不了的……”

    言谈之间,孙灿还是高度的自负。

    就是利用孙灿这种自负的心里,录音笔里面录到有用的信息越来越多。

    和孙灿的谈话持续了半个小时之后才结束,出了门口,老刘就开车上来,陈灵把录音笔关掉给胡凯,“我们之间的谈话都在里面了……”

    胡凯重新把录音对话放了一遍,才和老刘合掌,笑谈,“老领导果然是高明,就这样拿到了证据,这份证据可是至关重要啊……”

    拿到录音笔之后,胡凯立刻拿起了给石峰信,石峰信是分管政法的副省长,很容易组织起人手将这份证据进行鉴定和上缴。

    冬天的太阳很难得,晒着总是很舒服,尚宾宜微微眯着双眼,在小院子里面喂鸟,晒着太阳,想起了刚才庄家闺女庄烟雨的那个电话。

    庄烟雨最近被借调到武警司令部,远离罗浮省,但是对于省内比较大的政治事件都有所了解,也知道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杨子轩渎职案。

    在电话里面,庄烟雨有向他求情,让他放杨子轩的一马的意思,尚宾宜没有予以理会。

    尚坤出现在他身后,身上还有女秘书的下体一丝粘液的味道,刚刚在宾馆剧烈运动完毕,接到父亲的电话,他又赶回来了。

    “烟雨刚才打电话到我这里来了!”尚宾宜喂着鸟,声音很是平淡,他知道儿子对庄烟雨用情很深,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听到庄烟雨这个名字,尚坤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一下,庄烟雨和陈幼竹一样,都是他内心不能触碰的伤口。

    “没提到我?”

    “没有!”尚宾宜摇了摇头,“倒是提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谁?”

    “杨子轩!”

    尚坤眸子里面射出一丝嫉妒,皱了皱眉头,“提到他干嘛?烟雨和他有没交集?”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糊涂啊?”尚宾宜喂完鸟之后,调转头,“之前有人给烟雨和杨子轩拉过红线,不过好像没成功……”

    “什么?”尚坤脸色一变,“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那她这次打电话过来,为什么提到杨子轩呢?”

    “她知道杨子轩被检察院指控为渎职的事情,打电话回来问了一下具体情况,含蓄的表达了希望我施加影响力,让杨子轩洗脱罪名的意思,她说以她对杨子轩的了解,根本不可能出现滥用私刑的情况……”

    尚坤脸型有点扭曲了,冷冷道,“她怎么对杨子轩这么关系,一个外人也值得她亲自打电话回来求情……”

    “他们之前应该没有过于深入的关系,你也不用太敏感,烟雨是个好女孩,我和你妈都是很喜欢她的,可惜啊,她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尚宾宜叹了口气。

    “她越是要求情,我越是要弄死这个杨子轩……”尚坤恶狠狠说道。

    尚宾宜皱了皱眉头,“你可别乱来啊,现在省委很多领导都盯着这个案子,检察院那边的审问只能按照程序一步步来,你可千万别给那些审问的人送钱什么的,让他们对杨子轩进行诱供的,一旦爆出来,你我都有危险啊……这是一个禁区啊!”

    “但是检察院那边的进展那么慢,到现在也没调查出个鸟样来……”尚坤有些急了。

    “你别急躁,慢慢磨杨子轩,会把他脾性磨掉的,就算他一直不可认罪,单单是现在两个证据就足以把他给拿下了……定个小罪,他的政治生涯也算玩完了,以后他还能拿什么和我们斗?就算判一年的刑罚,他坐一年的牢狱出来,也只能是个平民了,那时候,还是随便你揉捏……”尚宾宜冷冷说道,“不过现在他还是党内高级干部,还有大批政治大佬给他撑腰,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啊……”

    尚坤点了点头,笑道,“姜还是老的辣啊,还是爸爸你想得周到了,最好能够判上几年,在监狱里面就要弄到他不成人样……只要进入了司法程序,还是您说了算。”

    庄烟雨从尚宾宜这里得不到肯定的答复,又打电话给庄道贤,庄道贤苦口婆心的说道,“烟雨啊,这个事儿,你就不要关心了……”

    “我为什么不能关心呢?他还是你们给我介绍的呢……”庄烟雨声音有些急,知道杨子轩出事了之后,她就有点焦急,当然了,她不觉得这是因为对杨子轩有什么感情,只是当做是一个朋友而已。

    “你和他不是吹了吗?他站在的政治立场和我们的政治立场完全不同,他有今天也是他自作自受,这样锋芒毕露的年轻人,有这样的下场,我早就预见了……”庄道贤声音里面还有一丝幸灾乐祸,虽然之前和杨子轩有过一段时间蜜月期,但是蜜月期之后,就是利益不同的对立。

    他见识过杨子轩的手腕,当然巴不得这样一个咄咄逼人的年轻人,最好一次性的栽倒,再也爬不起来了。

    庄烟雨也只能郁闷的挂了电话。

    录音笔的内容很快就被石峰信移交省委,在此之前,石峰信已经把录音笔的事情,向陈志温,孙清云,周驰坤当面做了汇报,这些省委领导都遵循保密要求,暂时没有泄露出来。

    十二月十五号,周驰坤正式提请召开省委常委会议。

    会议内容在之前保密,除了少部分人,其他常委都不知道会议内容,包括尚宾宜。

    尚宾宜和庄道贤都有些奇怪这次常委会议为什么要搞得神神秘秘的,不过他们也没多问,保密的东西,他们也没法子打听出什么来。

    “可能是要宣布对杨子轩的免职了吧,从程序上来看也应该免职了……”

    在开会之前,尚坤两父子和检察长方伟也私底下聚了一聚。

    “可能性很大,检察院这边公布了明确的证据,省委那边酝酿了这么久,内部博弈了这么久,应该也做出决定了,不然还让杨子轩这样一个严重渎职的人物留在党委系统和政府系统,都会对政府和党委的形象有较大的损害啊……”方伟点了点头。

    “老方说得没错,也是时候对杨子轩启动非常规的免职程序了……”尚宾宜也同意了他的说法。

    常委会议依然是在小礼堂举行。

    临近年关,各大常委脸上都是布满了严肃的神色,因为过了年,年初,省委领导班子也将会有一次较大的调整,这些省委领导里面就有人要离开这个权力舞台,或者外调外省,或者上调中央,或者省内退休,或者和邻省省委常委对调。

    庄道贤瞥了一下脸色严肃的大名系的官员,暗地里面偷笑,大名系这些人也够郁闷的,本来在分税制上面押对宝了,中央推行分税制决心已经很明确了,大名系因为支持执行分税制,本来也能分享一下巨大的政治成果的,但是没想到临门一脚,大名系的得力干将杨子轩却就要深陷牢狱之灾了,也算是给这些趾高气扬的大名系官员脸上抹了一把黑。

    张伦脸色也很严肃,在庄道贤看来,这次受害最大的还是张伦,杨子轩在纪委搞出了这么大的丑闻,直接把省纪委的工作都抹黑了,本来张伦这次当选中央候补委员,就是即将进步的标志,但是现在看来也悬了。

    出了这么大的丑闻,张伦身上的领导责任不轻啊!

    会议由省委书记周驰坤主持。

    清了清嗓子,周驰坤率先开声,“我们今天的议题主要有几个,第一是关于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杨子轩同志的渎职问题。第二,是年底生产安全检查和防止出现重大安全责任事故的问题。”

    尚宾宜和庄道贤相视一笑,果然!

    “先说第一个议题吧,就是杨子轩同志的问题,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对这个年轻人不陌生吧,相信在座各位也或多或少的和这个年轻人打过交道吧……”周驰坤尽量把声音放得随意一点,“我这些天也被他那个渎职的问题,弄得心神不宁啊,检察院那边还拿出了证据……杨子轩同志是纪委的干部,就由张伦同志先说说吧……”

    张伦脸色严肃摇了摇头,“这个我觉得由宾宜同志先谈谈更加合适,毕竟是检察院先拿到证据,并且动手捉人的,我们省纪委事先都没收到一丝的消息……宾宜同志分管政法战线,他先谈,再合适不过了……”

    陈志温内心想要发笑,不过脸上还是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这个张伦还真是有意思,看来今天尚宾宜要出大丑不算,政治上面也有出现错误了。

    省委常委会议的讨论,每个常委的发言,都会记录在案的,要上缴中央组织系统备案的。

    周驰坤心里也叫了张伦一声老狐狸,尚宾宜发言方向多半是错误的,张伦让尚宾宜先发言可是没安什么好心啊。

    尚宾宜清了清嗓子,“既然让我先发言,那我就先开个头吧,杨子轩渎职的问题十分严重,检察院那边已经有了证据,田刚身上有几处很大的瘀伤,已经经过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是在杨子轩派人调查他贪污问题期间产生的瘀伤,另外孙灿也出面指证杨子轩在审查过程中,存在严重的暴力行为,办案手段粗鲁而残暴,对他们拳打脚踢是常有的事。”

    “发生这种事情,我也是相当的痛心,这可是**裸给我党和政府抹黑啊……我觉得这种害群之马一定要踢出我们的干部队伍,这种人,留在我党,都给外人对我党造成严重的误解……”尚宾宜声音波澜起伏,表情丰富,“检察院那边已经开始指控杨子轩同志罪名,年初将会对正式对杨子轩发起公诉,我觉得我们党委也是时候对他启动免职程序,开除公职和党籍……”

    还没等陈志温说话,庄道贤就第一个跳出来表示赞成了,但是他很快就发现陈志温,孙清云,张伦,周驰坤这些人脸上的表情很怪异,是那种想笑又不敢笑出来的怪异。

    会议室的气氛一片宁静,没有想象中的一片赞同声,甚至连激烈的争辩都没有。

    “我来说两句吧……”孙清云沉默一会儿,才缓缓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一样东西,是一个小型录音笔,“在我说话之前,我要给大家先听一段话……”

    除了少数几个已经听过录音的人,其他常委的兴趣,都被这个录音笔吊起来了。

    “这个录音笔呢……”孙清云把手中的录音笔打开,“是前几天一个去探望春晖公司的前财务处副处长苏灿的时候录下来的……我之前已经拿过去做声音鉴定,确实是孙灿本人的声音。这对于我们理解杨子轩通知渎职的案情,有着重大的影响……所以就耽误各位十几分钟的时间,认真的听一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