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冒牌干部 > 卷五 省纪委横走 第495章,慈父之心
    黄文清也是目光如电,眼睛如同鹰隼一样扫视了一下程思宇的脸,顿了顿,“你这是在打击报复吗?我知道你和杨子轩同志之间闹过矛盾,但是杨子轩同志是年轻的同志,做事方式,说话方式,做人的方式,确实还是有点不够成熟,不够妥帖,对待领导和下属同僚,有点急躁。但是这些不能成为你打击报复他的理由……”

    程思宇本以为黄文清对于杨子轩是恨之入骨的,哪里想到黄文清还会给杨子轩说了几句好话,登时也是一头雾水,心里也是如覆薄冰一样,眼珠子转着,揣摩着黄文清的真正心思!

    黄文清其实也不是为杨子轩说什么好话,他只是不想自己对杨子轩的恶劣态度,被自己的秘书利用了。

    领导其实很讨厌自己对某个人的厌恶情绪,被下属亲信利用,黄文清也不例外。

    程思宇急忙为自己进行了辩护,“省长,我绝对没有对杨子轩同志打击报复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杨子轩同志和志温副省长走得很近,可以说是志温副省长的重要亲信,省长您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从他下手……”

    黄文清摆了摆手,“这个从长计议吧,是不是你最近听到什么风声了?或者杨子轩同志在某方面出了什么问题?才让你动了这样的心思?”

    这虽然还是训斥的语气,但是程思宇也听出了一丝苗头,立刻接口,“这个机关里面最近有传言,但是传言还不真切,说杨子轩同志工作作风有点不妥,在省纪委也极为霸道,在监察厅也是大权独揽,在体改办更是不尊重袁同才主任……我觉得他迟早要出大问题……”

    黄文清摇了摇头,“迟早要出大问题,就是还没出大问题,这个稍后再议吧……”

    这是一个十分含糊的答复,程思宇听得出黄文清似乎并不反对,他去搜集杨子轩的黑材料和工作失误的材料……有了黄文清这样一个表态,程思宇自然也是心满意足的跑去找邵平商量去了。

    桌面上的茶烟袅袅,热气扑人,黄文清静坐着思考着程思宇刚才的那些话。

    分税制的争论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作为他和陈志温之间在省政府和省委的一次公开打擂台,他并没有依靠省政府一把手的威严,而占到上风!

    陈志温的支持分税制的观点,在省政府和省委都有相当大的市场,黄文清也没把握自己能够在这场明争暗斗中取得最终胜利。

    这场争斗的胜败,将会影响到即将到来的党代会!

    党代会过后,就意味着频繁的人事调整,常委班子会面临一次洗牌,但是这种调整的权力,更多的在省委,在中央,黄文清要加大在这次调整的话语权,在调整中获得更多的利益,安插更多的亲信进入常委班子,就必须赢得这场分税制争论的胜利。

    要赢得这场分税制的争论,黄文清目前的把握并不大,所以他必须要剑走偏锋,必须要另外取一条蹊径!

    程思宇今天的提议,先搞杨子轩的提议,其实是甚得黄文清的欢心,但是黄文清不会自降身份去搜集一个厅级干部的黑材料的,这样的时候交给程思宇去办才是更好的选择。

    因此,黄文清才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复程思宇!

    ……小倩这两天回来,总算结束了杨子轩和许菁之间尴尬的两人小日子了,两个女人几天没见面,就像是十几年没见那样,又搂又抱,又尖叫,弄得杨子轩仓皇的逃出了自家的房子,朝偷笑的胡凯苦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和两个女人在里面做什么龌龊的事情,也不知道收敛一下,那么高分贝的尖叫,杀猪吗?”

    胡凯当然不敢接口了,这是领导的家事,领导愿意和你说,那是你的福分,那是领导信任你,但是并不代表就可以随便对这种事情发表议论和意见了。

    “杨厅,是不是马主任要走了?”胡凯坐在驾驶座上面,有些不安的扭动身子,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心里面的好奇心,扭头问道。

    “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杨子轩不慌不忙的整理着领带。

    “单位里面都在传呢,说是得罪了您,因为之前邵平和他联手搜集您的黑材料,属于较为严重的违规,现在没调查出结果,总要有人负责吧?他们都说马钢成了替罪羊……”

    杨子轩沉默了一下,随即笑道,“马钢也是个聪明人,这个谣言传得越凶,他就越安全,看来他和邵平这对难兄难弟也不是什么患难见真情,而是患难见裂痕啊……”

    “这是个谣言?不是您在张伦书记面前进言,要调走马主任吗?”胡凯好奇问道。

    “我和张伦书记关系还没好到这个份上,马钢可是明确为副厅级的干部,真要调整,也是要经过省委组织部的,我可没那么大本事儿让张伦书记去找省委组织部呢……可能是马钢觉得自己有危险了,邵平可能想把违规的责任全部都推到他身上,他就故意让人放出这个风声……这也是他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有些事情不挑明原因还好,现在挑明了,反而难以成真了……”

    来到省委,杨子轩就直接前往张伦办公室拜访了张伦。

    邵平刚好从张伦办公室出来,见到杨子轩也在门口,脸色并不好看,不过还是打了个招呼。

    伸手不打笑脸人,杨子轩给他来了个难看的皮笑肉不笑,让邵平毛骨悚然的恶心了一番。

    张伦摁了摁脑门,杨子轩在沙发上面坐了下来,把手中的一份文件递给了张伦,“书记,针对我的调查已经告一段落了,您说该不该追究一些人的责任呢?”

    张伦眼皮子抬了一下,抽了口烟,才缓缓说道,“这样的事情,你自己考虑吧,我建议你还是要注意我们省纪委内部的团结,邵平副书记或许有些不对的地方,但是,还是要注意我们省纪委内部的团结,不要被别的单位小看了……”

    得,杨子轩也不是什么不知道轻重的人,知道张伦是希望息事宁人了,不要对邵平违规问题进行穷追猛打了,“我会注意的!”

    张伦点了点头,杨子轩便要起身了,但是张伦还不想让他就这么走了,“你雪柏姐搬出去住了,你知道不知道?”

    杨子轩身体僵直了一下,有些不自然起来,不知道张伦是不是发现了他和雪柏姐之间的一些不正常关系,“我去看望过雪柏姐……”

    张伦点了点头,“这些年,她也不容易,你要经常去看看她吧,她对我也有些抵触!”

    杨子轩发现张伦眼角有些濡湿,知道张伦对雪柏姐感情也是非常的深,雪柏搬去新家,让张伦也是深有感触,倾斜着身体说道,“其实雪柏姐,搬出去也是不想打扰您工作吧,也是给贝儿一个更加自由的成长环境,书记您家里经常人来人往的,各种送礼,对贝儿成长环境其实也不是很好的……”

    张伦点了点头,“雪白日化出售给阳晨控股,是你在背后牵桥搭线的吧?”

    杨子轩心里一惊,不知道张伦这句话的背后意味是什么,“阳晨控股是比较优质的民营企业,尤其在策划,营销,市场研究方面,都有一定水准,雪白日化出售给阳晨控股,其实是门登户对的,雪白日化主打日化快销产品,缺乏的就是阳晨控股旗下的人才团队……我觉得这个联姻对雪白日化有利,才介绍给雪柏姐的……”

    张伦看着杨子轩有些惊慌的解释,笑了笑,“你不用慌,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问问。这阳晨控股里面,有你的老熟人吧?”

    杨子轩眼珠子一转,也不再和张伦打马虎眼了,“阳晨目前的董事长,是我以前在红水县秘书的妹妹……”

    张伦眼皮一跳,头微微抬高,“那你和阳晨本身的关系不浅啊,邵平副书记倒是没挖到这一块的关系,不然也可以大做文章啊……”

    杨子轩瞳孔一缩,像是重新认识张伦一样,张伦肯定清楚他和阳晨之间的关系,邵平之所以没有调查到他和阳晨的关系,肯定也是张伦故意而为之,故意让有关部门把相关材料封了起来,张伦一直都在默默保护着他啊。

    想到这里,杨子轩后背脊梁也冒出了一丝冷汗,看向张伦,又多了一份尊敬和敬畏,把自己和阳晨的渊源,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张伦抽着烟,许久才说道,“希望,它能给我国经济带来一丝生气,你既然退出来阳晨本身的控股,也没留下什么证据和痕迹,没事儿的……”

    杨子轩知道张伦这样说就没事儿了,张伦是省纪委书记,对于这方面专业水准要比他高得多,张伦肯定也暗中做了手脚,把一些对杨子轩有威胁性的证据,全部销毁。

    保护杨子轩,就等于保护阳晨,就等于保护张雪柏!

    这里面的关系,杨子轩还是拎得清的!

    (未完待续)